Hydrogen

安静。

世界上的所有人是一个巨大,巨大的史莱姆。

当你对其中一坨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,造成了怎样的后果,都没有关系。

不用太在意,因为它没有痛觉,无论怎么揉搓都是会恢复成原样的。

不用太感兴趣,因为他就是一坨,颜色不均匀,容易沾灰尘,半透明又黏糊糊的史莱姆而已--无论其中的那一坨或者那几坨多么的颜色艳丽,揉了多少亮片和香精在里面--也都是一坨史莱姆而已。

不用太拎得清,你和这一坨之间产生了摩擦和误会,就产生了,因为它是一个整体,所以它什么都知道,所以你在面对它的所有部分时,都没有什么好伪装和掩饰的,你就是你自己一个人。

你的全世界就活着:你,这一个史莱姆,或许还有一个其他的人。

史莱姆很寂寞,所以很喜欢招惹你。

越来越没有耐心。越来越想感到恶心。

所以不如为了兴趣和恶意活着。

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,谈恋爱应该是这样的:无论如何都希望有一个人,无论我再龌龊再肮脏,再敏感难应付,再复杂多变又高要求,再在其他的世界里被唾弃,再俗不可耐,再浪--

都一直安静地在那里,等着,守着,一直注视着,永远理解,永远喜欢,永远欣赏,绝对不会走开。

我不认为我会拥有一个这样的人,不是怀疑谁的忠贞,而是这个世界上大约不会有人如我一般,在这种事情上如此极端又病态了。

但是我可以做那个脚掌被钉子钉在地上,还朝着某个方向微笑的人。

如果真的有这种钉子就好了,会增添很多的安全感,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隐患吧?

史莱姆真讨厌。


Alphas rule the worl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