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ydrogen

我想要世界拥有更多欢乐,哪怕我心如刀割

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,谈恋爱应该是这样的:无论如何都希望有一个人,无论我再龌龊再肮脏,再敏感难应付,再复杂多变又高要求,再在其他的世界里被唾弃,再俗不可耐,再浪--

都一直安静地在那里,等着,守着,一直注视着,永远理解,永远喜欢,永远欣赏,绝对不会走开。

我不认为我会拥有一个这样的人,不是怀疑谁的忠贞,而是这个世界上大约不会有人如我一般,在这种事情上如此极端又病态了。

但是我可以做那个脚掌被钉子钉在地上,还朝着某个方向微笑的人。

如果真的有这种钉子就好了,会增添很多的安全感,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隐患吧?

评论

热度(1)